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> 新闻 -> 板栗生活 -> 网友评论 -> 听栗子与柴薪对话

 

听栗子与柴薪对话        □张 梅
 
 
 

    这个秋天很温暖,山野村庄被高高低低的楼房所遮,若不是下一阵凉一阵的细雨,若不是风一阵落几片的黄叶,秋意在城里也难相见。只是巷口的糖炒栗子的大铁锅又支了起来,旁边的竹筐里装满生栗子,现炒现卖,我才疑惑,真的是秋了么?

    锅中的砂早已炒烫,加以饴糖,投栗其中滚翻炒炙。看着栗子在锅中翻动,颜色逐渐变得润泽起来,板栗仿佛浸透了油。等壳成红褐色,便大功告成了。此时皮脆易剥,香甜可口。炒栗人挥动着铁铲,脸和手被锅中的热气烤得黧黑,一旁的女人忙着装袋称重,笑意满面地迎来送往。锅中的香气是最好的广告,都不需吆喝的,女人在称完后又多放几个,还嘱咐“趁热吃,香”。

    想起前几日在网上搜得的一张板栗的图片,图中刺猬般的黄褐色的栗球已经绽开,露出有油亮光泽的栗。孩子惊奇,问图中何物。于是细细叙来。初遇,也不过十余岁,去广德太极洞,沿途山多。车停小憩,母亲下车,于山边林中采回一捧刺球儿,满车惊异。直到母亲设法掰开,大家才恍然。尝了几颗,生的栗子很是甜嫩。

    还带着温暖的栗子,被细心地剥开,因为是热的,所以那层薄薄的绒衣很容易去掉,剔出一颗饱满的果肉,放进口中,吃完一颗,意犹未尽,又摸出一颗来,如此这般继续下去,些微的秋寒也在这融融的暖香中渐渐消失不见。其实栗子含淀粉多,多食腹胀,吃栗子,更多的是贪恋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灯下在栗子的甜香中想起汪曾祺的《栗子》一文,于书架中抽出,翻阅。汪老的笔下,韭菜花、萝卜、豆腐、蘑菇,譬如种种,都别有一番风味的。《栗子》文中说了风栗子的做法和味道。把栗子放在竹篮里,挂在通风的地方吹几天,就成了“风栗子”。风栗子肉微有皱纹,微软,吃起来更为细腻,有韧性。不像吃生栗子会弄得满嘴都是碎粒,而且更甜。还举了风栗子入了《红楼梦》,贾宝玉为一件事生了气,袭人给他打岔,说:“我想吃风栗子了。你给我取去。”一例,可见汪老读书之细,所需用时,信手拈来,又朴实自然。

    我所知的嫩栗子烧仔鸡,是这个时节的一道佳肴。栗子鸡很好做,仔鸡切块,栗子煮后去皮壳,加葱、姜、糖、酱油,加水淹没鸡块,小火焖熟即得。当然,鸡是当年小公鸡,栗香入了鸡肉,味道很鲜美。临近中秋,江南平常人家,常烧此菜待客。如嫌麻烦,只清水煮栗子吧,倒也原汁原味。可像徐志摩所说秋后必去杭州西湖烟霞岭下翁家山赏桂花,吃桂花煮栗子,是一大享受,这样的雅事,如今不知有没有人前去享用?

    希望有一日,屋前屋后,荒坡空地,栽上些栗树。看栗花开,打栗子落,一季又一季。白天,去爬山。夜晚,和着朴实的爱人或友伴,生一火盆,围着火盆烧栗子吃,如诗人朱湘所憧憬的那种生活:“如其我能有你的那座苔屋/日里在廊前看暖色逗清幽/晚上读书,或许,陪伴着朋友/听栗子与柴薪对语在墙炉……”

    秋天就这样一点点的丰实起来。

火热达达滚的栗子嘞!昨天下午,随着炒栗师傅的一声吆喝,郑州人民公园东门心意板栗店外排着的队伍开始蠕动起来。不到十多分钟,一锅新鲜出炉的糖炒栗子就被抢光了。

   俗话说,八月的梨枣,九月的山楂,十月的板栗笑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 “

关键词:

欢迎加盟

加盟指南

加盟优势

服务保障

关于心意

图片展示

美丽心意